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11 得瑟
    比起行尸,鬼域就不是这么好对付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起蔺苒和霍明岚的孤立无援,这群老法师一个个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了,各自使出了看家本领,十八般武艺样样齐全,虽然中途还是免不了出些意外,不过最后起码顺利找到了身为鬼眼的邪神。

    蔺苒看了看这群老人家,一个个身上都有挂彩,但好歹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霍明岚一听就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她和蔺苒也是被鬼域困了大半到这里,他又低低叹了声:“不过这里确实十分凶险,我们几个里面,老于是最擅长风水阵法的,在鬼域里寻找出路倒是不难,只是此地的阴魂鬼煞之数足以万计,后来若不是高人相助,我们此行同样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高人?”霍明岚睁大眼。

    于九道顺势笑出声:“在鬼域里,一开始还能应对,可后面鬼煞多了,一群老胳膊老腿的,也难免渐渐显出弱势,你看我们现在这狼狈的样子,大多也都是那个时候搞出来的,后我们几个各自损了失一口舌尖血,用了无相咒印,才终于得以喘息,但也没有将鬼煞屠灭干净。”

    霍争点点头,接着道:“老于后来又开辟出了一个临时的障眼空间,本来我们是想要休息一阵再战的,谁知没一会儿功夫,就听到有叮叮当当的锁链声响起,我们几个出去一看,你猜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霍争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,卖了一手关子,打算好好吊吊孙女的胃口。

    然而霍明岚却有一种微妙的预感,和走在一旁的蔺苒互相对视了一眼,试探性地问道:“难不成是阴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争原本高深莫测的脸色猛地一僵,表情有种有屁放不出来的尴尬,看得旁边的于九道捧腹大笑,“明岚丫头可以啊,一猜就猜准了!”又对霍争道:“怎么样老霍,翻车了吧?”

    霍争冷哼一声不想理他,霍明岚的表情一时有些一言难尽,只是又悄悄看了蔺苒一眼。

    于九道身侧一个身形清瘦,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的老者啧啧叹道:“我们一开始也是有想过来请阴差来收魂,不过手头没有祭品,也没法开坛做法,这个法子就只能搁浅,谁成想居然会有阴差不请自来,将整个鬼域的阴魂鬼煞都给收了,简直是:[这两个鬼域一大一小,其实就是由一个大鬼域分割成了两个而已,彼此之间是共通的,既然阴差都被你请来了清空学校医务室那个小鬼域了,当然也就顺便过来解决这个大的了。]

    “……”蔺苒不由一愣,冥府的阴差,都是这么给力的吗?

    不行,等回去以后,她也得给范八爷多烧点纸钱,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那位清瘦老人捋着山羊胡子道:“不管怎么说,反正这些阴差和那位‘大人’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,没了阴魂鬼煞的骚扰,我们也算是松了口气,接下来可就容易得多了,那邪神还认不清现状,自寻死路出现在我们面前,那可不是想不开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跟着摇头失笑,往小洋楼的二楼走去,蔺苒和霍明岚就跟在这群前辈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对了,岚岚,之前你的电话打不通,我这里又走不开,你那儿是不是也遇到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霍争站在霍明岚身侧,发现自己这个素来喜欢穿恨:“我之前都在东山学院的医务室,本来都是在等你们过来的,可是刚过十二点,就被拖进了鬼域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他们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避着旁人,霍明岚的话他们都听到了,所有人纷纷大吃一惊,回过头来看了看霍明岚,又看了看蔺苒,问道:“你们两个进了鬼域?就两个小姑娘?而且还安全出来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”霍争一听有人质疑自己小孙女,完全不能忍,“虎父还无犬女呢,我们家岚岚尽得老子的真传,你们这群糟老头子懂个屁!”

    这一番夸赞,饶是霍明岚脸皮够厚,都觉得有些难为情了,连忙扯了扯霍争的衣角,让他别把牛皮吹得太大。

    倒是于九道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看了眼安静立在身侧的蔺苒,眸光一动。

    那提出质疑的老者知道霍争就是个护短的,也没生气,摆了摆手说:“老霍你别急啊,鬼域什么样我们都是知道的,两个小丫头想出来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,霍争也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个老家伙在鬼域里都有些扛不住,自家孙女的本事他还是基本有数的,另外那个小丫头,听老于说过本事似乎不错,但这个年纪,再厉害法力也精深不到哪里去,只有她们两个,光是对付鬼域里的那些阴魂就足够喝一壶了。

    霍争瞥了眼霍明岚,目露疑问。

    霍明岚耸耸肩,不在意地道:“确实是不容易啊,不过有了阴差帮忙,那就方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怔,霍明岚拉着蔺苒,把她们在鬼域里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听到蔺苒仅靠几炷供香,就把范八爷和一众阴差都请了过来时,这些老法师一个个眼睛都瞪圆了,看妖怪一样看着她,反倒是于九道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,老神在在地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事也不是第一回了,几个月前易无机和苏悦和也是托了蔺苒的福,见过范八爷的,易无机那小子还时不时就要在他面前吹一吹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于九道又有点心塞。

    活了这么大岁数,他连范八爷的一片衣角都还没见到过……想想都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蔺苒一下子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,被一群人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居然能请来无常大人?”

    “蔺丫头莫不是和冥府还有交情?”

    “这块鬼域的阴差难不成也是你请来的?”

    七嘴八舌问什么的都有,蔺苒扯着嘴角干笑,却完全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和冥府有啥交情,真要说哪里特别的,大约都要推到系统身上……那就更加不好解释了。

    所幸于九道站出来替她解了围,“干嘛呢干嘛呢,蔺丫头要是没点本事,我还能请她来特情部吗?”

    那一脸志得意满的模样看得一众人纷纷牙痒,齐齐翻了个白眼:得瑟什么呢!

    但蔺苒能够请无常的事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些震撼的,连老于都对她赞不绝口,想来这事八成靠谱,而且不出意外的话,他们这个鬼域的阴差,也是因为蔺苒的原因才会过来的……

    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目光亮闪闪地看着她,温声问道:“不知道丫头是哪个派系,师承何人?”

    这老者身形瘦削,面颊凹陷,但是目光慈和,身上还带着一种大家的书卷气,应该是个很有学问的人。

    于九道解释道:“这是老彭彭煜,以前是帝都大学历史系的教授,现在已经退休了,只偶尔去讲两堂课。”

    历史系教授……蔺苒目光微微一亮,她曾经就想过要找一个专门研究自己那个时代的学者,这位彭老既然是教历史的,那么想必应该也认识了解这方面的人了!

    蔺苒微微躬身打过招呼,回答道:“我是驱魔一派,师父是……有间观的清惠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清惠法师?”

    一众人面面相觑,都没有听过这号人物,不过他们都是帝都的,属于北脉,而蔺苒属于南脉,南北之间的交流也不是太频繁,何况他们都已经退休了,大多都在家里养鸟种花,玄门的事,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,平素都已经不太管了,不知道也正常。

    蔺苒心中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清惠法师只是原身的师父,她的师父,早七百多年前就死了,那名字说出来,现在更加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一众老前辈们倒是不在意,彭煜笑了笑道:“小丫头是南方人吧,这里的事解决后可以到帝都去转转,老头子也能一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“喂,老彭,你这不地道吧,这丫头可是我特情部的,老子还要给她安排任务呢!”于九道第一个皱眉。

    彭煜没好气地瞪他,“等她有空的时候行了吧?”

    于九道没了意见,其他几个人又不满意了,“老彭,别搞得只有你是帝都人一样,你当我们都是死的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彭老头子无趣得很,楚爷爷带你去见识点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你瞎来,你是又要给你那孙子介绍对象呢吗?”

    “蔺丫头,这是老头子的名片,你收着,回头到帝都,有什么需要的就只管说啊。”

    有了一个开头,蔺苒手里刷刷刷被塞了好几张名片,有的甚至还不知是何原因,被烧焦了半边。

    蔺苒哭笑不得,只能一一收下,“多谢各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行人已经走到了二楼,进了靠拐角的一个房间。房间里有几个人晕倒在地上,一个个还都被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房里供奉着一座高大的元斗神君神像,只不过此刻看去,神像已是暗淡无光,全没了灵性。

    于九道说:“邪神应该是被彻底灭了,这几个人都是如意教的教徒,等回头交给了警方,最好是把这些异教徒一网打尽,顺便再看看,他们和黑巫到底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霍明岚想起先前被送去医院丢了两魄的柴进强,问道:“那些被邪神吞了的魂魄呢?”

    “都在这里。”霍争定定看着屋中这个神像,瞥了眼彭煜,见对方点点头,便取出一把铜钱剑,对着神像砍去。

    铜钱剑闪动着灿灿金光,看上去连切块豆腐都不容易,这时候却锋锐无匹,直接将铜筑的神像一劈两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浓重的阴气从神像中涌出,蔺苒看到在这股浓浓阴气之中,有许许多多的亡魂,这些亡魂有老有少,有的神情呆滞,有的还目光清明。

    彭煜取出了一个布袋,张开口子,那布袋上还打了个破补丁,彭煜手中掐诀,念了几句咒文,这些四散在房间中的魂魄便自发排起了队伍,朝着那只布袋飞去。

    蔺苒在这里面看到了任与非、庄兴伟、鲁晓亭、祝亮还有钱多,这些人都是近半年来被邪神吞噬魂魄的,尚未被完全消化,其中还有一个浅淡的魂魄,蔺苒认出了那人是柴进强,眼疾手快地伸手掐住,将人拉至身侧,又从背包之中取出一块槐荫木,让魂魄附在上面。

    彭煜看了她一眼,笑了笑什么都没说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