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十四章:花和尚的庙(上)
    01

    马车内的确很安静。

    宁儿静静的睡在床上,她的脸上露出了笑,她一定做着一个好梦,这是一个姑娘的梦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马车的门再次轻轻的推开,走进来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,他的脸上戴着白色的鬼面面具,他来到床边,看着睡着的宁儿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,他的手似乎去抚摸宁儿的脸,但他很快收了回来,他看到宁儿的身边有一只剑,这是李清的剑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,他的手立刻拿起了这把剑,他露出了满意的笑,他的手慢慢抽出了这把剑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眼睛瞪得的好大,他看到了一把奇怪的剑,这是他一生都没有见过的剑。

    一个脚步声从远处已经传来,这个人立刻放下了剑,他看了看大床上睡着的宁儿,看了看屋子的窗户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从马车上这间屋子的窗户中,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这个夜晚再次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马车外响起了阿晨的声音。

    02

    李清醒来依然是一个早晨。

    空地上只剩下这张花轿似的大床,大床上的人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空空的酒壶,放在自己的身边,李清露出了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美酒有时的确很误事!桂花酒的余香留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懂事的阿晨看到了从树林中走出的李清,李清的身上有着浓浓的酒味,这种酒阿晨没有喝过。

    懂事的阿晨不喜欢喝酒,他喜欢唱歌,但他在早晨从来不唱歌,懂事的阿晨用好奇的眼睛看着走出来的李清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少主从这辆马车的房子出去,他只看到了走回来的李少主,懂事的阿晨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看到他去了何处?”李清晃晃自己的头,言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,他的轻功很高,阿晨没有追上他,”阿晨有点自责。

    “姑娘!宁儿姑娘还没有起来?”李清说话的时候,想了起来,今完话的孤独,转过了身,他准备离开,孤独似乎从不愿留下,他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为什么不闭上眼睛?” 花和尚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杀他的时候,他瞪着大眼睛,”孤独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花和尚还是很奇怪,人死了应该会闭上眼睛,可现在他就是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一个正在偷听的人,他很好奇,他一定瞪大了眼睛去偷听,”孤独道。

    花和尚明白了一个道理,也知道了孤独杀人的理由,他看着孤独手中的剑,这把剑细长,这把剑的剑鞘只是两块竹片。

    这样的剑也能杀人?这样的剑还能砍下一个人的脑袋?花和尚有点不相信,但看着他手中的脑袋。

    花和尚相信一切都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但他也很奇怪,这里他看到的都是和尚,都是一夜间来的新和尚,怎么会出现一个长着头发的人?孤独手中的脑袋长着头发。

    “他在树上想偷听,恰好我也在树上,”孤独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树上?”花和尚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对,他在一棵大树上,孤独不喜欢睡在和尚堆里,”萧泪血接过了话题,他看到孤独已经走出了寺庙。

    走出去的孤独,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拦住他,寺庙中的和尚们忙着自己手中的活,没有一个人去看进来的孤独。

    花和尚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只鸟,这只鸟一定发现了树上的人,这棵古老的大树上,居然藏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笨蛋,他应该藏的更加隐蔽,”花和尚笑了笑,他在嘲笑这个死去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不笨,只是孤独藏的太久,他藏了一夜,还有半个白话, 或许他话了,他的话只有阿晨能听懂。

    懂事的阿晨立刻打响了手中的马鞭。
为您推荐